谬言鸡

本人是个妥妥的杂食党,只要有肉什么都吃(?
主混ut,差不多是个……全员厨(?
画画一般,文笔也一般,但就是执着于文画双修(?
懒癌患者,更新随缘
不管怎么样相遇即是缘分,感谢你们点开我的主页(//∇//)

《论我没更新的时候到底在忙些什么》

《就只是摸鱼而已》

《因为拖更时间太久所以用图片来敷衍一下的那些事》

《别想了第一章才更到日常篇而已等我中考完之后再发吧》


P7 剧透+要素过多(建议不要看)

以上图片是手摸的人设图(别问我为什么没有加乌印,问就是不会画)


以及我流的国家意识体是这个亚子哒:

国家行为≠国家意识体行为

国家意识体性格=民族精神(习俗)+人民所向(刻板印象)+国家领导人(基本上占比很小,除非影响巨大。每换一届领导国家意识体都会修正自己的部分性格)

对于国家来说,国家意识体算是一个吉祥物,或者说是反应一个国家状况的温差计

对于国家意识体来说,国家其实更多的是枷锁

国家意识体之间的关系是纯利益(除非祂卸下国家这个负担,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祂们是由人民而生)

除非祂——这个国家灭亡,国家意识体进入“停尸场”,等待复国的时候,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拥有自己的感情了(๑•̀ㅂ•́)و✧(所以虽然国家意识体的全部身心都是衪们自己的子民,但是国家意识体其实更想死亡,不过虽说想死,但祂们直到灭亡的最后一刻仍会拼尽自己的全力做困兽之斗,因为他们自己的利益不是自己的利益,而是这个国家乃至人民的利益)





噫!好!我中了!

爷的青春回来了!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莫名想要炫耀一下)





『在那些艰难还债的年代里』





p2是在纸上画的(〜 ̄▽ ̄)〜

(日常画的跟想象的有亿点出入)

同党们看到没,不是我不更,是这个b一直在这里阻止我

【ch大型推理游戏】《帝国坟场》序章“往昔回忆·老电影”

【ch大型推理游戏】《帝国坟场》序章“往昔回忆·老电影”



警告:此合集包含大量血腥、恐怖及推理过程描写(虽然我不知道以我的小学生文笔能不能写出那个味儿)与弹丸论破联动作,无关现实,无明显CP向(虽然我写的像CP,你们也可以适当刷cp,但本片还是无cp…毕竟内容主要是推理)

虽然说做不到完全紧跟时事(毕竟去年就开始想了,别想让我大幅度改版),但也能紧跟往事

评论区请不要剧透,可以参与推理(请不要打着推理的幌子来剧透,我可是看着日期的)

就这些,雷者请左转,别往下扒,也别喷,这显得我像个小丑,你们也像个小丑,小丑竟在大家身边,大家都是小丑


【序章越写越尬,一直在正经中超车拐弯向沙雕,情感过于单薄,我果然不会写历史ヽ( ̄д ̄;)ノ】

【清带人,你要相信我是深爱着你的,把你牵扯进来真的很抱歉(^ω^)】






 


    如果和平有颜色,那么一定是地球蓝,世界绿。

——题记




    当那来自东方的瑰宝刚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吞噬干净时,其实中的内心并没有半点怨言。

    当那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正对它进行大规模的掠夺与瓜分时,祂只是远远地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隐隐约约的,祂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从祂的灵魂中抽离出去。

    究竟是什么呢?

    中的身子一个踉跄,腿一软,跪倒在地上,白银制成的血色锁链重重地磕在平滑的地面上,发出“叮咚”“叮咚”这一清脆的响声。

    但祂听不见,祂听不见祂的骨肉广州被炮轰时撕心裂肺的哀嚎声,祂听不见被埋在尸骨堆里的旅顺虚弱的呼救声,祂甚至都听不清自己的人民到底在呼喊些什么了。

    祂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作响,一股腐烂又混杂了些血腥的臭味开始从祂的胸腔内部散发出来。

    好烦,好想像以前那样把耳朵堵住,把眼睛缝上,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无忧无虑的活死国啊。

    祂看了眼将自己围的水路不通的八位列强,默默将自己心里的这句话咽了回去。

    为首的那位身着笔直的海军制服,此时正懒洋洋地倚在门边,小口酌着一杯上等红茶。

    其他七国也在有说有笑,互相举杯庆祝这场仿佛送到自己嘴边的胜利。

    中的手指被自己捏得发白,但也无比耐心地等着祂们下达最后审判。

    那位绅士终于喝完了。祂慢条斯理地用丝帕擦了擦手,从怀中抽出一叠纸,放在中面前的长桌上,优雅一笑:

    “清先生,这就是您的全部外交罚单了,劳烦您过目一下,然后签个字就行……”

    祂的最后一个辅音还没发出来,中已经迅速扫了一眼,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反正自己看了后也抗议不了,只是徒增伤感,不如不看。而且…不就切手指外加大出血而已嘛,千年来都一个样,搞得谁没有过一样!

    “很好,非常感谢您的积极配合。”祂耸了耸肩,不屑的眼神一晃而过。


和会结束。

    直至最后一位列强踏出大门,中才彻底呼出一口叹息,此时祂的后背早已冷汗淋漓,腿肚子直发抖,软得几乎站不起来。

    祂颤颤磕磕地从衣兜里摸出一瓶速效救心丸,正打算倒出一粒时不小心碰倒了桌子上一件铁质物品,那件铁制品不知为何是跟桌子连起来的,掉在了半空中无精打采地敲着桌子边缘。“哐当,哐当”如同丧钟般的敲击声回荡在整个空旷的大厅里,仿佛在宣告一垂暮王朝的统治彻底终结。一下接一下,拷打着祂的心。

    那一副头接着桌子的手铐,是专门用来对付那些死活不肯签字的国家的。

    果真是列强,挺会玩的呵。

    事到如今,祂也只能苦笑了。

    祂的时日不多了。

    内部土地上新生的意识体,正在垂涎着祂的王位,贪婪地汲取着母体的营养,加速清的衰弱。外部列强虎视眈眈,谁都想来免费分一杯羹,甚至不惜大打出手……



    “停!打住!给我打住!”中不耐烦地揉捏着自己眉心,“你确定你的五毛钱山寨特效古董电影没有播错?怎么把我描写的跟个寄生虫似的??!怎么骂国呢你,千辛万苦潜入我的意识里就为了劝我去做黑幕也不能演得这么假吧?!虽然我确实是亲手手刃了自己的父亲……”

    “那是袁*凯时期的中华民国,军阀割据下的中国,你早死的大哥,瓷先生。”黑白球冷静地为自己辩解道。

    “反正我是不会去做黑幕的,找别人去吧。祂是祂,我是我,我不是祂,我没有祂这么懦弱,别把祂当成我。”

    “真的吗?”黑白球仍不死心。

    中定定地盯着它,片刻后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中擦了擦自己笑出来的眼泪,“你知道西方的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故事吗?我就是那位屠龙少年,而我现在要保证的是自己未来不会变成像祂们一样的恶龙……我不会走祂的老路。”

    说到这里,祂顿了顿,抬起头:“我要用行动证明我的这条路是走得通的。”祂那明亮的金色瞳孔中闪耀着无比坚定的决心,却沧桑得不可思议。

    好似与一个故人在很久很久以前做的一个约定,千年以来时时刻刻都牢记于心。

    黑白球一直都在看着祂。

    “最后我吐槽一下,你这弹丸论破抄的真的好烂……”

    “So?”

    “历史是用来铭记的,不是用来仇恨的。”

    “不当了?”

    “当都没当过,何谈不当?”

    “主意已定?”

    “已定。十头龙都拉不回来的那种。”

    “彳亍。你等着。”

    中眨了眨眼,正欲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幽幽地叹了口气:

    “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你要知道国家意识体是杀不死的,因为祂们的力量来自于人民。”

    “行了别说了,滚吧你。”

    一只漆黑的巨手猛地从地上钻出,一把将中拖进意识深处。

    又一次劝黑化失败。黑白球在册子上划去了中的名字,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开新坑开新坑,弹丸论破&ch联动(突发奇想,想到就更)

【ch大型推理游戏】《帝国坟场》前言.

警告:此合集包含大量血腥、恐怖及推理过程描写(虽然我不知道以我的小学生文笔能不能写出那个味儿)与弹丸论破联动作,无关现实,无明显CP向(虽然我写的像CP,你们也可以适当刷cp,但本片还是无cp…毕竟内容主要是推理)

虽然说做不到完全紧跟时事(毕竟去年就开始想了,别想让我大幅度改版),但也能紧跟往事

评论区请不要剧透,可以参与推理(请不要打着推理的幌子来剧透,我可是看着日期的)

就这些,雷者请左转,别往下扒,也别喷,这显得我像个小丑,你们也像个小丑,小丑竟在大家身边,大家都是小丑



——参与名单:

 中国China


 美国America

 

 俄罗斯Russia

 

 法国France


 英国Britain

 

 德国Germany


 意大利Italy


 印度India


 芬兰Finland

 

 乌克兰Ukraine


 波兰Poland


 韩国Korea


 日本Japan


 朝鲜Korea


 加拿大Canada


 瑞士Switzerland



会出现一些国家全名(通常是情绪激动时A叫B会叫全名),但不会出现大量英文名(希望可以照顾一下不会英语的同党,也照顾一下我这个懒人)参与名单上写的英文名可以去对照一下那些少量的英文名所指的国家


总之就是这样,更新随心,不定时(≧∇≦)/



《由于太过于无聊所以学别人发一个置顶玩玩》

hi!这里是小若子!一个卑微的试图文画双修的懒癌患者[你搁这叠buff呢]


我的网名叫‘谬言鸡’(这句是废话),大家可以称呼我‘若几’‘若君’‘小若子’,当然,除了这些随便怎么叫也行哒!(//∇//)


主ut,副——(深吸一口气,开始数自己入的坑)……太多了,说不过来了(放弃

总之该入的我都入了,下到完全没有人气的三毛旅游记,上到人气爆满的ut、mc等(瘫

但由于入的坑过多,我时常会看见一些人生百态——比如,圈被炸。。(例如这段时间的ch被炸了)

内心: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制裁我而不是让这群b来炸我冷坑中为数不多的热坑


总之!一切都要保持乐观!热坑被炸没了,还有冷坑!冷坑被炸没了,我们就自己造坑!!造不了就梦回2019P站画本子!!!(来自一个完全杂食啥都不雷无底线不时叛逃纯爱的ntr党的胡乱言语)



很高兴有鱼粮共享的朋党看到这里,如果有人能和我成为同党我一定会洗心革面好好做鸡将来一定不会时不时失踪

我真的好寂寞啊~(〜 ̄▽ ̄)〜

在现场,同党萌,我人麻了,人已经没了,我不明白我同时厨的那三个玩意儿的粉丝为什么要撕逼起来,我不李姐(=_=)






摸鱼,但没完全摸完的鱼





话说这是我第二次画killer了吧,嗯,第一个让我有耐心画第二遍的衫。我第一次画传说之下的cheche画的是他,第一次画衫设参照的也是他(亲儿子都没这样的待遇)

但他依旧不是我的本命(∩❛ڡ❛∩)

(开玩笑啊我在undertale的本命只能原衫原福原fa其他全都只是普通的喜欢〜( ̄▽ ̄〜)

虽然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没有完全了解au概念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背景时,是对他有着特殊的好感……但这些全都在他挖了蓝莓的审判眼,宰了outer,殴打了dream之后随时间逐渐消逝了呢

所以说同人里的killer是真的卡哇伊,真实的killer是真的不近人情不干人事


或许爱情就是这样,你能对TA一见钟情,但真正在一起了,真正了解了对方之后,内心早已不复初见时的纯真了吧?

palingenesistale一周年生贺


哈哈哈没想到吧!我连人设图才出了两张却已经一周年了!(为何这话语中有一股莫名的骄傲)

毕竟我这AU,可能是唯一一个先构想故事再慢慢画人设的AU了。

另外,这几天由于赶时间,连生贺图都没上颜色,实在是抱歉(╥ω╥`)  

但是——但是!还至少有个草图是吧!反正已经能表达主题了,将就一下,将就一下()

(顺便11月11日真是一个吉祥的日子)